天猫转让

免费咨询电话:

您的位置:主页 > 网店出售 > 淘宝网店出售 >

开网店遇到“运营师”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2-09-30 01:56

ABUIABACGAAgvMmH3gUossCalQMwoAY4oAY.jpg

“满儿”告诉张某,他是做淘宝店起家的,生意很不好。后来被别人介绍给一个淘宝运营老师后,生意渐渐好了起来。张赶紧向对方要了运营老师的联系方式。

“全权打理店铺,保证第一个月能盈利2000元以上,三个月后月营业额5万元以上!”这种广告词对于一个急于增加营业额的新手淘宝店主来说是很有诱惑力的,但是对于那些经验丰富的淘宝店主来说,心里往往会有一个问号:增加营业额有那么容易吗?这里面有猫腻吗?

2020年4月,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警方将一个专门针对河南洛阳“菜鸟”淘宝店主的诈骗犯罪团伙抓获归案。9月9日,该诈骗团伙成员高、梁等12人因涉嫌诈骗罪被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20岁的淮安女子张,在某单位上班。因为平时工作清闲,她决定在淘宝上开店赚点零花钱。2019年12月,张某在淘宝上注册了一家服装店,将一批衣服上架在网店销售。但遗憾的是,网店上线后,很少有顾客光顾,生意很清淡。

2020年3月底的一天,张为网店发愁。突然,淘宝旺旺收到一条信息:“您好!我也做淘宝,想让你关注我的店铺,冲销量。”看到同一个淘宝卖家,张没多想就答应了。然后,对方发来一个店铺链接。张打开一看,发现这家店的生意很好,很羡慕,就问对方生意这么好的秘诀是什么。对方提出和张某加微信,方便沟通。于是张某赶紧加了昵称为“曼儿”的人微信。

“满儿”告诉张某,他是做淘宝店起家的,生意很不好。后来被别人介绍给一个淘宝运营老师后,生意渐渐好了起来。张某赶紧向对方要了运营老师的联系方式,对方随即向张某推荐了一个名为“电商技术服务”的微信号。

于是张就如何提高店铺的销售向运营老师请教。告诉对方张某,其公司专门为新开的淘宝店提供全方位服务,但有偿服务一个季度3980元,永久费6980元。签约后,公司将代为打理店铺,确保张灿第一个月盈利2000元以上。张不相信,所以没有付钱。

过了几天,运营老师又联系张某,说有很多客户在自己公司的帮助下取得了成功,建议张某找他们谈谈。然后,他向张推荐了一个名为“的微信号,说这家店也是他自己公司经营的。

张听了半信半疑,但还是加了“穆青”的微信。聊天中,告诉张,他和这位运营老师合作了一年多,效果显著。现在他的店铺生意很好,发了店铺链接。张打开一看,生意兴隆,就动了心。他主动联系运营老师,提出先买个季度服务。为了看到效果,张某提出先交一部分定金,等看到效果后再交余款。操作老师同意了。

随后,张某向运营老师提供的账户打了1000元。运营老师随后给张安发来了电子合同。合同上甲方为张,乙方为河北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同主要内容为:签订合同后,张的店铺装修、货物装卸、货物配送、售后服务等事务均由经营公司代理。第一个月,张的利润保证在2000到3000元。第二个月销量突破100单,第三个月营业额达到5万多元。张很高兴,签了电子合同。随后,运营老师告诉张某,自己公司的工作人员会在张某的店铺上架一些商品,帮助张某增加流量,并让张某把自己的店铺账号和密码告诉对方。张做到了。

第二天,张看到他的店里已经摆上了好几件首饰。让张高兴的是,这些首饰上架没多久,就有5件首饰被顾客拍了下来。有人来买东西,张马上兴奋地告诉运营老师,有人拿了他店里的首饰,让他赶紧送过来。但运营老师提出,张必须在交付前支付运营费尾款。因担心不发货导致买家投诉,影响店铺信誉,张当即将剩余余款2980元转给运营老师。收到钱后,张看了看自己的店铺,看到刚才拍下的5件首饰都已经发货了。张感到如释重负。

但让张失望的是,那五件首饰拍下来后,连续几天都没有新的订单。于是,张某去找运营老师反映情况,对方告诉张某,生意不好是因为张某的店铺级别太低,没有流量。想把生意做好,就要提升店铺水平。再交2680元,就可以把张的店升级为钻石店。没有办法,张某只好又转了2680元给对方。然而,让张没想到的是,他的店铺在交钱后的第二天就被淘宝屏蔽了,因为淘宝的自检功能发现,张的店铺在销售商品时输入了一个空的订单号,虚假的物流信息很容易被淘宝发现。而运营老师再也联系不上,再联系之前的“穆青”和“满儿”,发现已经被黑了。张某意识到被骗,立即报警。

淮安警方接报后展开调查,很快锁定了嫌疑人。2020年4月8日,淮安警方在河南洛阳将高某、梁某抓获,他们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该诈骗犯罪团伙其余10名犯罪嫌疑人也已被警方抓获归案。

高和梁,河南洛阳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2019年5月,高某到洛阳某网络科技公司上班,工作内容与淘宝店铺运营相关。工作了几个月后,高发现刚开始做淘宝的经营者因为急需流量,很容易上当受骗,于是决定辞职去赚这些人的钱。听了高的想法后,梁也决定加入。两人约定共同投资,共同分享。

为了全面掌握行骗手法,高某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一家专门从事行骗培训的地下公司,交了5万多元学费,系统学习淘宝店铺注册和运营技术,并从该公司获得了一整套“网上月嫂”,对淘宝店铺经营者进行行骗。高某与梁某共同出资,在洛阳某写字楼租用了办公室,一次性购买了24台电脑和办公椅。随后,两人通过网络招聘了十余名业务员。一切准备就绪后,两人开始用之前学过的“演讲技巧”训练业务员,教他们如何实施诈骗。

掌握了作弊流程后,业务员们立即分头搜索淘宝上新开的店铺。由于这些店铺水平不高,生意普遍不佳,店铺经营者急于提高销售额。针对这种心理,业务员会冒充淘宝店铺经营者互相聊天,在聊天中炫耀自己生意好。在引起对方的好奇心后,业务员会在淘宝上随机搜索一家生意火爆的店铺,并将店铺链接发给对方,谎称这是自己的店铺。一开始生意不行,后来在专业运营公司的帮助下,做出了这样的成绩,然后假装热情地向对方推荐“运营老师”的微信号。这个所谓的“运营老师”就是高和梁演的。

一旦对方加了“运营老师”微信,高某或梁某就会向对方承诺,在自己公司的运营下,对方的店铺一周内就会看到明显的效果,三个月后每个月的营业额在5万元以上。但这需要付费,收费标准根据服务时间不同而不同。如果对方持怀疑态度,高某会引导对方先交部分定金,再p

为了进一步取得对方的信任,在对方预付了部分定金后,高某夫妇会将从网上下载的虚假合同发给对方,并在合同中做出各种诱人的承诺。之后,高某夫妇会以帮对方装修店铺为名,来对方的淘宝店铺账号和密码,在店铺上放一些便宜的商品。接下来的一两天,业务员会假扮成顾客,给货架上的新品拍照。店铺经营者看到有人接单,大多会误以为是运营公司的运营起了作用,于是会愉快地联系“运营老师”,要求他尽快发货,以免顾客投诉店铺。高某便抓住这个机会,要求对方在发货前付清剩余余款。在“有效”的情况下,淘宝经营者一般愿意支付尾款。收到尾款后,高某会通过一家专门卖空单号的公司购买一个运单号,并将该单号提供给对方,让其填写发货。这个运单号可以查到物流信息,但实际上根本没有真货。至此,高等人已经完成了诈骗的第一步。

过了几天后,受骗者看不到新的订单,他通常会回来找高。此时,高某夫妇会以各种理由推脱,并编造对方信誉低、流量太少等借口,继续诱骗对方购买新服务。一旦对方不再上钩,他们会立刻拉黑对方。

据高某和梁某交代,在整个诈骗过程中,他们两人和业务员分工明确,相互配合。业务员主要负责在淘宝上搜索“客户”,并冒充淘宝店主与对方聊天。对方交费后,业务员冒充顾客,在受骗人的店里拍下根本没有实物的商品。高、梁冒充“操作老师”,实施关键步骤,引诱对方上当受骗。遇到优柔寡断的店主,业务员会用“曼儿”、“穆青”等网名冒充淘宝店主“自我介绍”,逐渐打消对方的顾虑。

据统计,自2019年10月至2020年4月,高某、梁某等人利用上述手段先后实施诈骗50起,骗取金额22.9万元。2020年9月9日,该诈骗团伙成员高、梁等12人因涉嫌诈骗罪被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12月11日,高被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梁因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其余的团伙成员都因诈骗罪被判不同刑期。

Copyright © 2002-2017 天猫转让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织梦免费模板下载
备案号: